完全潮卡(最強知識管理電子報)第1期
發刊日期:2017/01/28 11:40:52

洞燭先機: 法律國考翰海中的終極密碼戰

 

1、數位時代的資訊掌握焦慮

     你對新資訊感到焦慮嗎?

  在資訊爆炸(Information Explosion)的數位時代,每日的信息與新知的數量,均以巨額生產和高速傳播穿梭往來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,面對海量的爆炸式訊息,我們應如何在有限時間的精力下,系統性的處理這些爆炸資訊?而在律師、司法官與相關法律類國考改制後,我們在謀求三餐溫飽、為五斗米折腰,或者埋首於學業之餘,是否仍有餘力面對變幻莫測的考題、是否為回答出考官預想中混沌不明的「完美理想答案」,而殫思極慮,甚至為無法在波濤洶湧的國考巨浪中生存下來,而憂心喪志、遑遑不可終日?

  照例來說個歷史故事。距今約一百年前,恩尼格瑪密碼機(Enigma machine)問世後,脫離了傳統將一串文字只能轉譯成一組密碼的一維維度,透過三個轉盤,26個電路,創造出上萬個可能對應的密碼組合,密碼學的成長瞬間飛越,在二戰期間,納粹德軍將恩尼格瑪密碼機加上接線板(Plugboard),可讓字母相互隨機對換,令密碼組更加等比級數跳躍增加,使每一串文字均有可能產生對應出一千五百億兆組的密碼變化。也就是說德軍發布的任何一串文字,即便是人事升遷或糧食配給公文,每句話都有可能對映著一千五百億兆組的密碼變化,面對這樣的天文數字,英軍有可能對應嗎?

2、資訊爆炸與系統性解碼

  在一戰期間,英國政府所聘用的解碼人員,尚且可用一間辦公室大小及可容納得完,亦即是當時大名鼎鼎的「40號房間(或稱40局)」。但到了二戰時期,面對德軍所開發出新密碼技術下的天文數字,英國政府即便傾全國之力,晝夜不懈的解碼,也必須耗費幾十萬年的功夫,方才有微毫的機會解開一串文字,而那串文字可能代表的只是一紙德軍天氣預報公文罷了。面對這樣天文數字的資訊量,二戰時期的同盟國方應如何扭轉當時命線一線的戰局呢?當傳統手寫與人力計算,再也不敷使用時,難道還繼續沉湎在土法鍊鋼的舊式解碼技法嗎?

  波蘭密碼專家雷耶夫斯基(Marian Rejewski),與數學家佐加爾斯基(Henryk Zygalski i)與魯日茨基(Jerzy Rożycki),共同以純數學式的頻率分析法,結合語言學的樹枝性系統流程,發明了名為「炸彈」的密碼分析儀,使得同盟國方一天可破解納粹德軍上百則電報。爾後英國數學家圖靈(Alan Turing)更基於此數學運算基礎上,發明了電子計算機,成為現代電腦的始祖1

    時光飛逝半世紀後,不僅電腦主機的尺寸,從原本需一整個房間來容納龐大的終端機大小,變成人人可以隨身攜帶、輕薄短小的隨身電腦外,隨著互聯網網路技術在全世界如荼如火的蔓延開來後,人類在20世紀末正式走入了「資訊世代」,十多年的發展使互聯網已從數千萬個網頁,發展到數以萬兆個網頁,人人皆可上網,人人皆有電腦。但在這資訊浩海中,每一個個人小如滄海一粟,載浮載沉中又該如何生存呢?1998年的深秋,兩個不滿25歲的年輕人布林(Sergey Brin)和佩奇(LarryP age)在加州的自宅車庫中,以所謂的「佩奇位階」(Page Rank)數學演算法,提供用戶以關鍵字來找尋出所有網頁鏈接,而這間公司就是後來的Google,時至今日,Google仍是全世界執牛耳的搜尋引擎系統,每日支撐著來自全世界40億次的免費搜尋需求。

 三、法學翰海中的資訊解碼

    話題回到司法考試上。在現今全民國考的社會風氣下,司法考試門檻的嚴峻與變幻莫測,絕不亞於二戰時期的戰局洶湧;而在資訊爆炸的時代,傳統式的手寫抄訟、伏案苦讀也無法應付一波波爆炸性的資訊轟炸。在這種風雨飄渺的迷茫中,我們究竟該何去何從?莫非就這般眼睜睜的看著敵人攻城掠地、莫非就這樣毫無章法的任由爆炸性新知,蠶食鯨吞掉我們寶貴的時間、精力與青春?

  新時代的優勢,在於專業的分工、與系統性的資訊處理;把您對國考的徬徨與無力都交給我們吧,由台灣法學雜誌榮譽出品的【完全潮卡】,融合了時事動態、國考解題、實務新解與學者見解變更等體系性整理。本誌更是獨家推出「三新一變」欄位,為您一網打盡所有議題各派學界的「新爭點」、「新見解」、「新論證」,以及「一變」,整理出對應的實務見解,是否有所變更。我們以主題式切入,讓您能更快提綱挈領的掌握脈絡,我們以祖譜概念馭繁為簡,以「原型爭點」為主軸作同心圓式的地毯式梳理,更以旁系爭點、原始爭點、直系爭點、體系性爭點、非典型爭點等其他放射性組合,為您做系統性的卡片整理,讓您方便攜帶、隨時檢閱,充分地掌握住每一分一秒零碎的時光。透過我們這種資訊工程體系型的法學資料庫整理,讓充塞於您胸臆間的法學體系架構,進可做縝密悠長的法學思辨與推理,退可在短時間內幫助您做快速的回憶與記誦;讓您進與退之間,無不游刃有餘、從容有度、攻守兼備,彷如打通了您法學知識的任督二脈。

  例如以90 年第 6 次刑庭會議決議就「提前賄選罪之有權投票人認定」為例,目前學界有兩篇文獻,對該決議恐將違反罪刑法定主義予以強烈批判,若未來最高法院廢棄該決議,或者改選其他判決先例以否定本決議,則所可涉及之法條排列組合變化,與融合其他隱藏其中、眾多不可知的考點,將成為考生頭痛的邏輯難題,而為了省卻考生的時間與精力,我們將之編入三新一變體系庫中,該「一『變』」成為我們知識庫整理的重點之一。

  又例如2016年底新修正之地方地價稅法制,其表面上僅只是徵稅方式與金額的更動,但事實上背後所涉及的考點、爭點與法學爭議,則下可綿延至地方行政法規,上可追溯至憲政層次的法理學合理性,其中牽涉的居住正義、租稅法定主義、量能課稅原則、地方土地汙染稅制減免等法理議題,以及其可能管轄的地方與中央政府、與私人進行公私協力的國營機構、財稅機關、稅務機關、行政法院等各級政府機關相互交錯下,庭院深深深幾許?簾幕無重數,法律人要考清楚其間的來龍去脈與學理論述,豈是窮一己之能,在一時半刻之間,可全盤掌握的?

四、雙劍合璧下的天衣無縫:為您解除資訊掌握焦慮

  老式的科舉制度灌輸了我們,在準備考試的時候,必須要有寒窗十年、焚膏繼晷的犧牲和覺悟。但這樣的舊思想,真的適用在這個資訊大爆炸的年代嗎?試問,若是在二戰期間,同盟國持續使用一戰時英國情報局的手寫抄讀查閱模式,他們有可能得以解密一千五百億兆組的密碼組合嗎?若是在現今我們沒有搜尋引擎的幫助,我們要如何隨時隨地在數秒內就獲得到想要的資訊、人名、數字和地名呢?您對法學資訊掌握的焦慮,請容我們為您撫平;您對法學知識體系的整理與查閱,請容我們為您效勞。

  台灣法學雜誌榮譽出品的【完全潮卡】,我們的「三新一變」是針對學者單一文章,「實務卡片」則是針對體系性、主題性全面性地掌握爭點與實務與學說的見解。讓您實務與理論兼顧、縱向體系與橫向論證兼得。有如神鵰俠侶中小龍女所使左右互搏下的雙劍合璧,進攻退守,均笑談指掌之中。

參考說明:試試看一種可能法律人管理法學知識正確的做法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notes/本土法學知識管理中心/---------從解決珍瓏棋局到掌握法律體系全局三/1819205291687742